明報新聞網海外版-加西版(溫哥華) - Canada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
 
主頁     要聞    加國新聞    社區新聞    港聞    國際    中國    經濟    體育    影視    副刊   工商專業    股市行情     分類廣告  
即時新聞網 ·  明報車網 ·  樂在明廚 ·  金頁網 ·  明報 FAN club ·  明報分類網 ·  特刊專區 ·  香港股市行情
   
 
圖片
放大
 
放大
 
放大
 

其他新聞
《桃姐》潤物細無聲 
[顯示全部題目]

[昔日明報]

 
副刊 [昔日明報]
 魏德聖訪問 帶根帶土的藝文故事

台灣導演魏德聖不止一次重申,是因為《賽德克.巴萊》才有《海角七號》,兩者的關係不是倒過來的。

他很多年前已想拍「霧社事件」(1930年原住民對抗日本殖民者的故事),《賽德克.巴萊》的劇本也寫成10年有多。2008年《海角》的空前成功,令他如願以償。《賽》片的拍攝非常艱辛,還幸在台公映後反應很好。

下面的訪問,我們由《賽》片談起,聊到《海角七號》、楊德昌及台灣電影的展望。

原住民在城市的無力感

問﹕什麼時候開始對霧社事件有興趣?你在10年前的《小導演失業日記》說﹕「看不過別人以同情的眼光來看原住民」,所以要講他們的故事。

魏﹕1996年左右,從電視新聞看到一群原住民從花蓮到台北抗議,說政府侵佔了他們的獵場,印象很深刻。原住民的手很粗壯,眼神很銳利。但在龐大的建築機關、馬路前面,人與車來來回回,卻很有無力感。然後,你知道下一則新聞是什麼?1997香港應該回歸給中國還是中華民國!有點好笑,原住民在爭取不可能還給他們的土地,台灣在爭取一個不屬於台灣的香港。我們失去的真的只有土地而已?隔天去書局翻原住民的書,看到邱若龍的漫畫《賽德克.巴萊》。讀完很熱血沸騰,這麼好的故事,為什麼這麼少人知道?我開始找更多資料來看,愈看愈無法自拔。我覺得這族群爭取的並不是身體自由。他們發起霧社事件,有可能被滅族。我們回到那個年代去想,會發現信仰對他們很重要,他們相信死後的天空,有一道美麗的彩虹橋,只有英勇的靈魂才可以到橋的另一邊去。一樣是講英雄史詩,可是這群人求的是死亡,而不是生存。這使我更亢奮,覺得非把它做出來不可。

問﹕《賽》的劇本,寫時已做好資料蒐集?

魏﹕一開始以為準備好,所以寫寫寫,寫到一半發現有問題,去找資料,發現不對。很多觀念不統一,只好重來,後來乾脆不動。然後仔細翻了很多材料,包括那年代的原住民史料、當時日本的警察制度、社會環境、國際情勢。想想又不太對,好像只有結果沒有原因,於是又去看日本剛到台灣的所有制度,再去研究日本離台前的政治經濟。3個階段都了解以後,才有了脈絡。這個人是因為什麼,才會做這個,以後影響到後代什麼東西。這一連串的問題都了解後才動筆。寫很快,兩個月完成,但之前的過程超過兩年(按﹕1997至1999年)。

問﹕把霧社事件寫成《賽德克.巴萊》,有沒有懷疑過自己的漢人身分?

魏﹕對我來講沒有影響。但有時候原住民會認為我是漢人,不懂他們。所以我盡量讓他們信任,而且我是站在化解的立場,並不是要挑起仇恨,漢人的身分反而令我更客觀。沒所謂好人壞人,人的行為完全是基於他相信什麼,及他身處的環境。我常常說,歷史很有趣,往往是對的人做錯,錯的人做對,才產生事件。「英雄」的事[做得愈大,他的偏執就愈強烈。

問﹕在《賽》你如何處理這個對抗殖民者的故事。這些年我們看中港合拍片很厭煩,那些打片呈現的世界都很二元對立,有時更故意醜化外國人,很幼稚、不好看。《賽》是怎樣看那段歷史的?

魏﹕《賽》呈現的人性面比較複雜,每個人都有很多原因。即使歷史中的「壞人」,在我們塑造的氛圍,都是為了自保、生存,才做出不好的舉動。不管好人壞人死掉,觀眾不會拍手叫好。有很多矛盾,特別我們分上下集,上集看完矛盾非常強,不知應該為哪一邊說話,找不到一個立場,下集將會釋放。這就是歷史,這就是時代。

問﹕霧社事件那場小學運動會的屠殺場面很具爭議,原住民連婦孺都不放過,很好奇你會怎樣拍。

魏﹕將會完整呈現,用大濃霧去稍為掩蓋血腥。對我來說那場是最難拍的,因為它在挑戰觀眾。應該這樣子嗎?日本人壞,可你報復的對象不只他,還有他的家人,他的孩子。我找來一個寫長詩的朋友,為電影寫了首10分鐘的歌,由一個原住民的老婦人唱出。那首歌是緩衝,從頭到尾貫串,是祖靈對現場殺人的孩子講話﹕孩子呀你們這樣對嗎?你聽見風在哭嗎?感覺到大地在震動?你的雙手還捧得起獵場的沙嗎?責備他們以後,又安慰他們。這樣觀眾的情緒會得到一點點的出口。

海角七號vs.賽德克.巴萊

問﹕《賽德克.巴萊》跟《海角七號》規模不同,《海角》現場才四五十人,《賽》現場就300人,工作的方式很不一樣了?

魏﹕不一樣,但我覺得還好,因為大家心埵釧部A知道這很難做,是個大製作,所以出事情很正常。這個戲會花很多錢,所以也不省少少錢。做大製作有好處,就是工作人員的格局會愈來愈開,發配演員的時候不會手軟。以前台灣的製作,明明這條街要放100人,可是因為電影格局小,放10個就算了。這次我們就不會這樣。

問﹕風格也不一樣吧,《海角》是喜劇,較輕鬆,《賽德克.巴萊》很沉重。拍攝過程有分別嗎?

魏﹕《海角》當然比較輕鬆,至少拍攝時容許很多自由創作。《賽德克》比較難,它幾乎什麼都在計劃中,沒辦法像《海角》那麼自由。比如有演員受傷,不能跑與跳,必須解決。不想妥協,但是要改變,要馬上修改。這次我們要現場解決問題,《海角》則是創造更多有趣的東西。

問﹕《海角》的故事、主角阿嘉有你的投射在堶情H不論什麼條件,做自己喜歡的事情。

魏﹕有投射,那種人在等待爆發期間的情緒。有時候你想放棄,有時候你想堅持,有時候你想得過且過,正面負面的,我把它投注在不同的角色身上。

2011溫哥華國際電影節

《桃姐》(A Simple Life)

上映日期及時間﹕10月2日6:16pm、10月3日3:30pm

地點﹕Empire Granville 7

《賽德克·巴萊》(Seediq Bale)

日期及時間﹕10月3日6:45pm、10月6日1:15pm

地點﹕Empire Granville 7

訪問及整理 家明

 
 
今日相關新聞
魏德聖訪問 帶根帶土的藝文故事
[顯示全部題目]

 
廣告 advertisement
 
廣告 advertisement
 
 
 
主頁 ,  聘請 , 招租 ,
商業招租  ,  出讓  ,  補習  , 
招生  ,  各類服務  ,  其他